弧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弧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医改最大问题不是资金而是机制

发布时间:2021-01-07 19:30:36 阅读: 来源:弧焊机厂家

这两天,他已经习惯在记者的“围追堵截”下发表职责范畴内的观点。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陈竺参加了政协三次会议医卫组等联组讨论会。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出席会议,在会议上专门强调了医改工作的重要性,强调将基层医疗卫生工作作为医改工作的重中之重。

几个小时过去,这位被形容为“两会”上最有耐心的部长走出会议所在地北京铁道大厦。从会议室外一直到上车,陈竺边走边回答记者提问,脚步间或停止,但回答提问则一如既往的逻辑清晰,从不迟疑。

“我们有信心今年将基层医疗机构的基本药物使用比例提高到60%。”陈竺总结刚结束的会议内容时表示,新农合今年大病补偿比例能达到50%以上。

针对外界质疑较多的药事服务费,陈竺指出,将对过去几年的就医费用进行评估测算,并召集各界人士进行听证会,制订该项收费的标准。

这位1974年就成为赤脚医生的无党派卫生部长,最擅长的是血液病研究。而对于作为医改主动脉的公立医院改革,陈竺也自有其独到见解。回答提问时陈竺使用较多的措辞是“探索”。他表示,在管办分开、公立医院引入民营资本等方面都要勇于探索。

陈竺还认为,目前医改最大问题并不是资金,而是体制机制问题。

“有信心提高到60%”

《21世纪》:2009年30%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施基本药物制度,今年实施基本药物的基层机构能达到多大比例?

陈竺:实施基本药物制度,就是要实行省级集中网上公开招标采购,统一配送、全部配备使用基本药物,并实现零差率销售,将基本药物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药品报销目录。

2009年我们落实了30%地区的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任务,在2010年,我们有信心肯定能达到60%。

《21世纪》:今年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标准会提高多少?

陈竺:2009年中央财政按人均15元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标准,对西部地区、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按不同的补助比例予以支持。今年将提高到20元,但仍不够,我们有个测算,增加到每人40元是比较合理的。

《21世纪》:今年按照实施方案的话,对于新农合和城镇居民的基本医疗保障制度投入会增加多少呢?

陈竺:新农合到去年年底大病大概只能补偿百分之三十几,我想到今年应该可以提升到50%以上,大概达到 8.3亿元,对城镇居民的医疗补贴约3个亿,总共将投入11个亿。

今年各级政府的补助水平将达到每人每年120元,并适当提高个人缴费水平。提高补偿比例。力争使政策性住院费用报销比例达到60%左右,较2009年再提高5个百分点。

《21世纪》:目前已经确定了16个城市作为新的医改试点,国家将投入多少?

陈竺:对于公立医院的改革试点,在鼓励各地去积极探索的同时在国家层面也安排了一些试点,对于这些试点,我想中央财政会给予一定的支持,但是主要还是要靠地方政府。

药事服务费要成合理补偿

《21世纪》:医改在取消药品加成的同时,加收药事服务费,会不会是拆东墙补西墙?这个药事服务费到底怎么收?

陈竺:目前大家谈得比较多的就是药事服务费。药事服务费是按照药事服务成本,并综合考虑社会承受能力等因素合理确定,纳入基本医疗保障报销范围。公立医院改革所涉及的设立药事费,是医生的合理补偿,应该积极探索。

《21世纪》:那么药事服务费会不会成为患者的负担,与原来的药品销售提成没有差异?

陈竺:药事服务费收取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将来与药价和处方的费用没有关系。

对于大家担心的药事服务费是多管齐下,会有相关监管措施保证药事服务费的合理收取。

《21世纪》:药事服务费的制定标准和流程怎么做,如何体现公平性?

陈竺:我们有意愿对过去几年的就医费用进行评估、测算,通过召开听证会让卫生、法律、经济界的专业人士和社会各界人士共同来参与制定这个收费标准。

《21世纪》:目前公布的基本药物307种,今后基本药物目录会扩张吗?

陈竺:基本药物在基层医疗卫生单位应该是全部配备,而且零差率地销售,15%的差价没有了。

目前这个目录只是一个基层版,除了已经公布的307种药品,大医院用药预计还要再补充两三百个种类,基本就可以涵盖大型医院和大型病种的使用了。基本药品目录并非一成不变,也会不断动态调整,今年我们有望出台增补目录。

建立“理事会”

《21世纪》:医改方案提出,公立医院将探索以医院管理委员会为主的法人治理结构。您认为哪种法人治理结构比较合理?

陈竺:我觉得现在提的理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这个是比较合适的,这样决策不是院长一个人决策,而是有医疗专家,有政府的出资方,有社保的代表,同时还有一些民意代表共同参与管理。

《21世纪》:您如何理解医改方案中的“管办分开”?卫生部未来会推出哪些措施?

陈竺:管办分开我想应该是在大卫生格局下的一个管办分开,要在大卫生系统下面来探索。对卫生系统来说,卫生系统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现在有的地方如上海、无锡等在推管办分离,我们都支持大家的探索。

《21世纪》:您认为现在新医改工作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陈竺:有人认为是资金问题,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最重要的其实是机制体制问题。医院在提高筹资水平的同时要把基本和非基本分开。要体现公益性,不能一味追求创收,要为人民群众解决问题。

《21世纪》:新方案提出公立医院改革方向必须遵循公益性质和社会效益原则,社会资本的流入是否会改变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陈竺:目前16个试点城市中,我们坚持的大方向是:公立医院必须体现公益性。但在具体改革路径上、在和民营资本合作方面,我们要勇于探索。

南京皮肤医院_脸上有黄褐斑了怎么办

重庆白癜风治疗医院

重庆九龙坡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上海妇科医院_患上重度宫颈糜烂用治疗吗

在上海市哪家人流医院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