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弧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州管道气进城老城区和城中村成死穴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7:10:52 阅读: 来源:弧焊机厂家

广州管道气进城:老城区和城中村成"死穴"

■典型的城中村握手楼众多,空间小,难以达到安装天然气管道的安全标准。

管道燃气进城难·老城区困局

房东捂荷包租客又懒理 握手楼挤迫难通管道气

如何用短短三年时间让使用管道燃气的广州家庭翻倍?这是一门管理艺术。

广州市酝酿了一场涉及全市的管道燃气普及计划:今年起,三年内完成130万户居民的管道燃气安装,令居民用户总数达到260万,覆盖至少七成居民。

这部庞大计划造价高达百亿,除了燃气企业将投入巨资,市民为改善用气条件也需要自掏腰包。

然而新快报记者历经一个月走访发现,在城中村和老城区这两处的普及,有可能变得异常棘手。高昂的成本让村民望而却步,杂乱无章的握手楼也让管网铺设陷入“死穴”。与此同时,欢迎管道燃气入户的老城区住户,也因管网难铺、报装耗时等种种不可控因素,让安装计划变得遥遥无期。

三年之后,管道燃气将影响广州大多数住家的生活。对于这场庞大的民生计划,官方是否有清晰的路线图?又能否顺利破题安装“死穴”?

新快报讯官方认为,居民意愿是决定这场全市燃气普及行动成败的关键,也是最难攻坚的堡垒。这也是为什么,在缺乏明确且坚定推动手段的背景下,管道燃气进入广州21年之后,仍然只覆盖到大约30%的居民。

尽管决策层已经就此发布为期三年的行动计划,具体到每一个个体,情况开始变得错综复杂。在新快报的走访范围内,城中村的反应相对“均衡”——基本上都不愿意换成管道气,这就让城中村变成了整场行动的一块“硬骨头”。

难点1 收费

房东租客都不肯掏钱“埋单”

租客:管道燃气是什么?

改用管道燃气意味着要出一笔安装费,包括管道入户所需的设计、设备、施工、监理等一切费用。每个家庭有两个选择,普通气表1950元,或者智能IC卡气表2200元。新快报记者遍访广州多个城区后发现,不愿意掏这笔钱的家庭不在少数,这个问题在城中村尤其明显。

在广州市版图上,共计304条城中村星散其间,约500万外来人口和100万村民杂居在相当于一个新加坡国土面积的空间内,违建密集,管网肆意,居民们煮食洗浴要么依赖瓶装气,要么用电。在这里跟谁谈安装费,都难以接受。

棠东是天河区的老牌城中村。白领王小姐供职于萝岗某大型机械公司,在这里租了个一房一厅,月租1200元,有装修,有独立厨卫,在当地算是上档次了。

“一个人住不好做饭,平时就拿电饭锅煲点汤,不想费工夫。”管道燃气是什么?王小姐一点不关心:“对我来讲,打工赚钱比什么都重要。”

广州市城中村分两类,一类是棠东这样隐匿在热闹的老六区里,白云、花都、从化等外围区市,还存在大量官方所称的偏远城中村。

20公里之外的白云区萧岗村,阿妮和男友小刚租住了一个单间,厨房仅容得下一个洗手盆和一台电磁炉。两人都是三班倒的打工仔,极少开伙,上一次两人一起在家做饭吃,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那天是阿妮生日,小刚特地买了一条海鲈,用电磁炉煎熟了吃。

“上班包一顿饭,另一顿在小食店解决,几块、十几块就搞掂了,”阿妮说,“洗澡有电热水器,用不着煤气。”

包租婆:成本太高亏大了

租住在城中村的多是停停走走的打工仔,对他们来说,掏差不多两千元装管道燃气,颇有点替人作嫁的意思,很不划算。而即便是守着自建小楼收租的房东们,同样把它看作负担。

得益于白云新城的规划概念及地铁2号线的开通,萧岗村迅速成为白云区城中村的“新贵”,短短几年间,外来人口就从1万多飞涨至10万人。

能哥自建有一栋六层小楼,他和家人住五、六层,余下四层每层四个单间,统统拿来出租。能哥自己对安装管道燃气持无所谓的态度:“一个月大概就用一瓶气、备一瓶气,很规律。”影响他决定的关键性因素是,安装费划不划算?

“如果整栋楼1950元,那我二话不说,掏钱,如果是按户装,我不干。”能哥一共有16个单间放租,再加上自己住的两层,假如以每个单间为独立一户,就要掏三万多元,已经抵得上他小半年的租金收入。

萧岗村村民和外来人口数量大约在1:10,粗略计算,平均每户村民手中有10个租户。换句话说,如果全部改成管道气,每户村民可能就得“替”10个租户掏腰包,再加上自住房产,一次性开支不算小。这样的例子在各城中村比比皆是。

郑姐在棠东村启明大街一巷有两栋物业,她也有同样的困惑。“管道燃气对租户来说是鸡肋,租金却是只大鸡腿,租金越低,鸡腿就越大、越吸引人。安装费肯定会在租金上体现,租金上涨了,鸡腿就小了。

况且,眼下经济不算景气,往年到这个时候房子早就租完了,现在还剩一些闲置着。“没人会为了鸡肋不要鸡腿。”她叹气道。

难点2 安装

空间狭小燃气管道无处容身

“我们跟多个村的村民和干部都开过会,安装意愿并不高。”天河区城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新快报记者,除了价格,村民担心的还有管道怎么进村,是不是要借机拆掉一些房子?

但凡进过城中村的人,都不难理解村民关于“拆房”的顾虑。城中村一片一片都是握手楼,蜘蛛网般的水电管网都是村民根据自己需求任意拉建,这对铺设天然气管道来说简直是死穴。

城镇燃气设计规范对燃气管道入地限定了一系列严格且精确的要求,安全起见,无论高、中、低压管道必须与一切其他管网、建筑物乃至树木保持一定距离,少则50厘米,多则13.5米,绝不能见缝插针。

“管网本身就很密集,不拆不建,哪里能来空间?”在萧岗村任村干部十几年、对村中大小事务都了如指掌的何哥怀疑。

“城中村确实是难点。”广州市城管委副主任徐建韵直言。其中尤以老六区为甚,现存的300万户瓶装气用户有相当一批聚集在这里,无异于无数个定时炸弹潜伏在人流稠密的闹市。城管委当然也很清楚,城中村的特点是旧楼林立,危房处处,还有不少房产产权模糊,在官方看来有违建的嫌疑。“这些房子怎么办?不给通(水电气)不人性,一通又很危险,政府也在商量。”徐建韵说。

与之对应的是,按照市长陈建华的目标,越秀、海珠、荔湾、天河等四个核心区将试点“管道燃气全覆盖”,包括四区的城中村。这要求改造必须彻底。

■农村

离城太远无计可施唯有规避

而作为另一个难点的农村,实际上已成为准城中村。本轮行政区划调整正式完成撤市设区后,这些地方虽将正式“跻身”城中村的行列,但其地处偏远的特征不会变,又意味着一笔庞大的开支。

“市里对城中村的推进细则都没出来,我们也没法开展具体工作。”采访中,天河和白云区城管局均表示无计可施,因此在实操中,大多暂时选择了“绕行”。

■由于没有通天然气,天河棠东的居民对瓶装液化气的需求很大,路上经常可以看到送气的工人。

报装“马拉松”一等三四年 怠慢民用气还要“走关系”

新快报讯对于番禺、增城这样的后发区域而言,完成交办任务有独特优势,造城运动一波又一波持续,新建住宅小区基本自觉接入天然气管线,企业进驻也带来大量用气需求。但在地产开发空间几尽的老六区,就需要让住在旧楼的居民加装设施,改用管道气。这种时候,一个点头或摇头,都显得格外重要。

这就触及官方最棘手的安装意愿问题。而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就算攻克了这一难关,老城区的管道燃气改造计划,也有可能因为各种原因,重新陷入漫长的等待。

难点1 齐心

老旧小区报装率未过半

陈先生一家在老城区居住超过20年,周边都是九层以下、楼龄近30年的老房子,街坊四邻长久以来都用瓶装气。早在几年前,陈先生就萌生改用管道气的想法,然而在实操中,旧楼加装管道燃气设施往往需要获得半数以上业主的支持。同住一楼的街坊中不少是租户,不仅不愿掏钱,甚至也没人愿意牵头逐家逐户“拉票”,此事最终作罢。

瓶装气最早一瓶50多元,现在已经涨到120元,送上楼还要加价。目前陈先生一家三口每月煮食、洗澡的煤气费在100元左右。除了价格节节走高,瓶装气还有随时断气的可能。“有几次做饭做到一半,煤气没有了。”陈先生吐槽。

像陈先生的故事太普遍了。据广州市城管委提供的统计数据,大部分老旧小区的首次报装率仅在40%到50%之间,甚至一栋楼仅1户有安装意愿。即便在番禺部分试点小区,经过反复宣传动员,报装率也只有六成。

让多数街坊点头给整栋楼的天然气改装“放行”,林伯等了四年。

林伯的家在东华东路628号的一栋八层楼梯楼里。早在2010年,他就向燃气公司申请使用管道气,不过同样因为“票数”未过半被拒之门外。四年间,瓶装气价格不断见涨,充气点又在陆续减少,诸多不便终于让此前抵触改装管道气的住户回心转意。

探因

没人知一户也能申请

住户们所不知道的是,一栋楼就算只有一户提出申请,燃气公司也要上门安装。广燃集团总经理乔武康2012年做客电视台《行风大家谈》节目时就承诺过:“一户报装也绝对可以安装。”

那个时候,改装管道燃气设施还属于纯市场化行为,受成本等诸多因素影响,企业积极性并不高,不少居民在报装时都遇到过或明或暗的刁难。此次被提上市级重要议事日程之后,官方已正式向企业发文重提此事,报装率再低,原则上也要给整栋楼垫资铺管。

但经过新快报记者走访,相当多感兴趣的居民对此一无所知。几个月前,陈先生楼下社区公告栏张贴出一份《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实施管道燃气三年发展计划的通告》,却并未交代实用性资讯。因此,他一面焦急打探“三年计划什么时候能来到我家?”一面继续等待。

而林伯在消耗了四年的耐心之后,终于可以再次申请报装。

难点2 申请

申报安装一等就是三四年

报装仅仅是起点。

经过燃气公司的现场勘察,林伯所住的楼房地下没有燃气管道,必须先接驳附近的管网。安装计划再度搁浅,“等了四年啦,什么都没有。”

同样受挫的还有增槎路二汽宿舍的居民。身为居民小组组长,黄阿姨夫妇从2011年起开始为大伙申请安装管道气,“就是想求个安全、方便。”没想到,这场报装“马拉松”一跑就是三年。

这段时间,夫妇俩跑过广州燃气集团的办事大厅,被指点去了该集团的白云区办事处,接着又被劝到荔湾区办事处,多次留下登记信息,始终没有回复。到了去年底,连附近的经适房都通上了管道气,自己住的大院还是前途未卜,黄阿姨彻底急了。

“我们4座楼290户居民申请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没有消息呢?”今年7月18日,听闻市城管委联合部分管道燃气经营企业在天河区就管道燃气推广进行宣传咨询,老两口赶赴现场。

“早上8点出门,就是要来现场投诉一下,看到底什么原因不能装。如果真的是我们大楼条件所限,我也要有明确答复,回去好告诉大家。”黄阿姨语气略带激动。

经过半天的查证,广燃集团当日下午有了回复,黄阿姨面临的局面和林伯类似——主管网距宿舍还有一段距离,需要继续铺管。

探因

挖路受严控管线铺设缓慢

像东华东路628号和二汽宿舍这样的小区,因地下管线缺失被定性“暂不具备安装条件”,启动安装涉及一系列问题。管网铺设既考验企业的投资能力,也需要兼顾更大格局内的规划同步。与此同时,施工必须另外申请道路开挖行政许可,审批权限在市交委手上,且很可能耗时较长。现实中,部分居民在报装后都被告知“安装计划有年度限额,需要排队”,就与此相关。

新快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按照《广州市城市道路占用挖掘许可管理试行办法》,大修完未满3年的道路都不准开挖。此外,从亚运会后至2013年底,全市的道路开挖计划都受到严格控制,很多项目都被砍掉,而且只要查到某路段曾经有开挖记录,再度申请开挖的项目就会拖得比较久。

难点3 企业积极性

民用气赚得少受冷落,商用气赚得多装得快

“2009年就说要装了,直到2011年夏天才正式确认,说可以装。”家住天河区沙河街的杨女士说,小区能装上管道燃气,还全赖一名业主“走了关系”。

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主告诉新快报记者,管道燃气分为民用气和工商用气。“民用气没有赚头,因为无论需要铺设多长的管道,反正每户就是1950元(普表),不能涨。但工商用气就可以根据管道长度来加价。”

他还听说,燃气公司不会做亏本生意,政府会对民用气给予一定补贴,是分批次拨给。“所以工商用气的安装速度会很快,而民用气就得排队。”

经过与市城管委确认,政府补贴一事并不存在,但其同时承认,很长一段时间燃气企业的确更热衷接待大客户,相反赚头少到可怜,甚至有可能亏损的居民用户容易受到冷落。“管道燃气用户分大小,一些用气量大的单位,估计(燃气)企业也积极。”市城管委副主任徐建韵直言。

广州使用的天然气来自不同气源,其中最贵的成本价为每立方米3.425元。在大部分地区,民用天然气终端单价为3.45元,也就是说,企业从中赚取的毛利仅2.5分钱。以一个三口之家一年平均用气160立方米计算,毛利只有4元钱。

从商逐利,但与其他行业不同,燃气企业兼有提供公共服务的功能。“作为政府,当然希望燃气企业一视同仁,民生工程不要再提不赚钱。”徐建韵称。

此外,目前全广州年用气量约为13亿立方米,民用气仅以2.9亿立方米的规模占据其中22%。到明年,市城管委估算年消耗总量会上升至47亿立方米,彼时民用气绝对值虽会攀升至6亿立方米,但占比则反降到13%,通过工商用气反哺居民用气也完全有可能实现。

白色旗袍批发

品牌旗袍定制厂家

真丝旗袍制作

相关阅读